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业务研究 > 案例分析案例分析

如何理解适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与盗窃、抢劫、诈骗、抢夺机动车相关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情节严重”的标准?

发布时间:2014-12-12 来源:广安市律师协会 点击:

    四川爱众律师事务所  李昌彬 

           

    近日办理的一件掩饰隐瞒犯罪所得案,基本案情是:几个小混混儿在两年时间内一共盗窃了9辆普通摩托车,案发后经鉴定其价值共计为25000余元。几个小混混儿在盗得摩托车后都是卖给的同一个奶茶店老板。公安机关以盗窃罪将几个小混混儿移送起诉,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将奶茶店老板移送起诉。

    我接受委托担任奶茶店老板的辩护人。接手案件后,考虑到案值不大,我准备为犯罪嫌疑人申请取保候审。申请递交到检察机关,办案检察官答复说,由于涉及5辆以上机动车,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与盗窃、抢劫、诈骗、抢夺机动车相关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可能判处三年以上的有期徒刑,故不同意取保。我又了解了附近几个法院,他们也是同样的解释,只要5辆以上摩托车,不论案值大小,均判处三年以上有期徒刑。

    我立即查阅了相关司法解释,对本案中实施盗窃的犯罪嫌疑人和销赃的奶茶店老板的量刑趋势进行了对比分析,发现《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与盗窃、抢劫、诈骗、抢夺机动车相关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所规定的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情节严重”的标准确实存在问题。根据2013614日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四川省人民检察院《关于我省具体数额执行标准的通知》(川高法【2013362号)的规定,盗窃摩托车的几个被告人,由于数额在50000元以下,将被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而销赃的奶茶店老板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依据200751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与盗窃、抢劫、诈骗、抢夺机动车相关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由于涉嫌销赃的机动车在5辆以上,故将被判处3年以上有期徒刑。那就意味着,在同一起案件中,实施盗窃的人反而比销赃的人判得更轻,司法解释的冲突一下子就凸显出来了!

    不难看出,问题的关键点在于,盗窃罪实行的是2013年的量刑数额标准,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本案是掩饰隐瞒摩托车)实施的却是2006年的量刑数额标准。201342日发布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138)规定,盗窃公私财物价值一千元至三千元以上、三万元至十万元以上、三十万元至五十万元以上的,应当分别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规定的“数额较大”、“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并授权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可以根据本地区经济发展状况,并考虑社会治安状况,在前款规定的数额幅度内,确定本地区执行的具体数额标准,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批准。据此,各省对盗窃罪的数额标准重新进行了调整。四川省将原来农村7000元、城市10000元以上判处三年以上有期徒刑的数额标准直接提升到50000元以上,城市和农村的盗窃数额标准分别提高了5倍和7倍。而与盗窃罪紧密相关的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的量刑数额标准却仍然是原封不动,还是执行200751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与盗窃、抢劫、诈骗、抢夺机动车相关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所规定的买卖或者介绍买卖盗窃的机动车五辆以上或者价值总额达到五十万元以上的,属于刑法第三百一十二条规定的“情节严重”,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为了更清晰地展示司法解释之间的矛盾,我们对上述盗窃罪与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的数额标准的历史对应关系进行仔细分析,就会发现《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与盗窃、抢劫、诈骗、抢夺机动车相关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所规定的情节严重的标准到底存在什么样的矛盾:

    一、200751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与盗窃、抢劫、诈骗、抢夺机动车相关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所规定的对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的被告人判处37年有期徒刑的数额标准是对应于原来盗窃罪3-10年有期徒刑的数额标准的,而不是对应于2013年盗窃罪的数额标准。也就是说,销赃5辆机动车是对应于盗窃数额7000-10000元的。众所周知,盗窃罪比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的社会危害性大得多,甚至可以说盗窃罪是“主罪”,而与之相关的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是“从罪”。同样的刑期,盗窃罪要求的数额标准显然应当比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的数额标准低。在2007年至2013年期间,5辆摩托车的价值应当在15000-20000元之间,是盗窃数额标准7000-10000元的2-3倍;5辆汽车,即使是几万元一辆的国产车,也远远超过了7000-10000元的数倍乃至数十倍。在这种背景下,将掩饰隐瞒5辆以上机动车的被告人判处三年以上有期徒刑,显然是合理的,因为实施盗窃的被告人会被判得更重。因此,这样的数额对应关系是完全合理的,盗窃罪当然应该比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得更重。

    二、2013614日以后,盗窃罪与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的数额标准的合理对应关系被打破了,掩饰隐瞒5辆机动车对应的不再是盗窃的财物价值7000-10000元,而是50000元了!如果是掩饰隐瞒5辆汽车,或许还能维持这种平衡关系,因为价值完全可能超过50000元。但如果销赃的是5辆普通摩托车,则其价值将明显低于50000元。那就出现了本文案例中的怪现象:盗窃5辆普通摩托车判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掩饰隐瞒5辆普通摩托车判处3年以上有期徒刑。同一个案件中,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的被告人比反而比盗窃的被告人判得更重!

    还有一个需要引起重视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与盗窃、抢劫、诈骗、抢夺机动车相关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款内部也还存在矛盾:“实施第一条规定的行为涉及盗窃、抢劫、诈骗、抢夺的机动车五辆以上或者价值总额达到五十万元以上的,属于刑法第三百一十二条规定的情节严重,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能够看出,达到情节严重而对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的被告人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的,是买卖或者介绍买卖盗窃的机动车“五辆以上”或者价值总额达到“五十万元以上”。这显然是在告诉我们,这里的5辆以上机动车的价值应该达到五十万元以上,才能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如果说掩饰隐瞒5辆以上汽车还说得过去,毕竟有可能价值50万元以上。但是如果掩饰隐瞒5辆以上的普通摩托车也机械适用“五辆以上机动车”而判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那就明显有失公允了!从解释论的角度来看,司法解释是把5辆机动车和50万元规定在一起的,其价值定位应当基本一致。所以我们在量刑的时候应当把这里的5辆机动车理解为是与50万的价值相当的,才能判处三年以上有期徒刑。这样才能做到罪刑相适应,量刑均衡。而5辆普通的摩托,其价值远远达不到50万元,故不应将销赃5辆普通摩托的被告人处以三年以上有期徒刑。因此,我们不应再机械地适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与盗窃、抢劫、诈骗、抢夺机动车相关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情节严重的标准,而应该充分考量5辆以上机动车的实际价值能否达到五十万元。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返回列表